首页 > 经济动态 > 消费经济新时代 为什么还要大张旗鼓扩投资?

经济动态

NEWS

消费经济新时代 为什么还要大张旗鼓扩投资?

    来源: 浙江在线         发布时间: 2018-10-20
   

10月19日,浙江省举行今年第二批全省扩大有效投资重大项目集中开工活动,总投资达8130亿元的567个项目集中开工。四套班子领导悉数出席开工仪式,体现了对抓有效投资的极端重视。

19日上午,我省举行扩大有效投资重大项目集中开工仪式。

过去几个月,浙江省委书记车俊曾多次就扩大有效投资和推进重大项目落地进行调研。如,今年5月11日,车俊在杭州调研重大项目建设情况。他强调,重大项目是推动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支撑,也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

浙江省长袁家军在今天的集中开工仪式上强调,抓投资就是抓后劲,就是抓未来的经济增长。有效投资与改革发展举措是1和0的关系,没有有效投资这个“1”,再多再好的改革发展举措也会落空。

19日上午,我省举行扩大有效投资重大项目集中开工仪式,省委书记车俊宣布开工。

中央对稳投资更是高度重视。近期,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了“六个稳”,其中,稳投资是主要内容之一。此前不久,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就补短板扩大有效投资提出了“既不过度依赖投资、也不能不要投资、防止大起大落”的要求。

在当前中国经济面临复杂多变风险挑战的背景下,如何看待有效投资?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投资这回事儿。

扩投资与促消费矛盾吗?

内需已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据人民日报报道,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中内需贡献超过90%。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消费和服务正在日益驱动中国经济增长。

所有的大型经济体最终都依靠内需。没有人怀疑,中国正在产生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并有望成为全球最大消费市场,以消费升级带动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这样的场景正在到来。

中国正在产生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并有望成为全球最大消费市场

在这种大势所趋的背景下,大张旗鼓强调抓投资似乎显得“不合时宜”。一段时间以来,还有一种观点把过去的增长方式称作是“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方式”,认为这种增长方式是不可持续的。

那么,扩投资与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矛盾吗?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曾专门做过解释——

消费是我们经济发展的目标,但要使消费实现持续增长,拉动经济增长的群体收入就要不断增长。但收入怎样才能不断增长呢?

如果说我们为了刺激消费,用了国民收入分配的方式,或是用减税的方式,但那些都只是一次性的,不能持续提高居民收入。

要实现收入持续增长,必须提高劳动生产率水平,或者是降低交易费用,这两者都是需要投资的。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扩张需求的措施中还是要以投资为主。当然,这个投资是必须能提高劳动生产率水平,或者是能降低交易费用的投资。

以浙江这次集中开工的500多个项目为例,高新技术产业工程201个,这批项目搭载了先进的技术,也意味着先进生产力,必将提高劳动生产率水平。

228国道乐清乐成至黄华段工程

交通基础设施是浙江六大短板之一。此番集中开工项目中,交通建设工程42个,总投资809亿元,占比10%。可以想见,一个完善的交通基础设施网络,对于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何其巨大,降低交易费用正是题中之义。

其实,纵观3年来6次集中开工,交通基础设施和高新技术产业投资项目都居于重要的位置。如此摆布,正是着眼于长远的经济转型和高质量发展,充分体现了“有效投资”的要求。

W020181019677166137164.gif

扩投资会制造过剩产能吗?

2008 年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四万亿计划”出台,固定资产投资快速扩张,这些投资很大一部分转化成了企业生产设备,即产能。

2013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曾总结了产能过剩的原因,如盲目投资、产业集中度低、要素价格扭曲、地方依靠投资的政策。

过剩产能的形成:盲目投资、产业集中度低、要素价格扭曲、地方依靠投资的政策

自 2015 年底供给侧改革开启,“去产能”已经过了近3年时间。以至于现在谈到投资,很容易联想到过剩产能。

什么是过剩产能?浙江省政府咨询委员会学术委副主任、浙大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刘亭认为,产能过剩的概念值得讨论。

相对于竞争力而言,有什么产能过剩不过剩的?鞋子生产的是多了,但是我生产的鞋子是高品质的,那就“皇帝女儿不愁嫁”。

“质”是质量,精工制造;“品”是品位,知名品牌。别看你们的企业“死光光”,但我的鞋子照样卖得动,还会有一个好价钱。

就竞争力而言,没有计划经济的那个思维——需求只有1亿双鞋子,所以供给如果是1亿200双,那这200双鞋子就是过剩产能。

搞市场经济就是要保护竞争,优胜劣汰。在这样的秩序下,过剩的应该永远是落后产能、低端产能。”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也持有相似观点。他认为,真正要去的不是过剩产能,而是落后产能。“一个行业里面,所有产能排列在一起靠下的那部分,在总体有过剩特征的情况下要去,在实际竞争中间落后的没有过剩特征的,要有升级换代的更好的产能去替代。”

没有过剩产能,只有落后产能

从这个角度而言,刘亭提出可以关注和发力的投资领域,传统产业的数字化改造便是其一。“传统产业的数字化改造,这个投资是只少不多,应该大大加强。当然,就像金融一样,它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而不能脱离最终的服务对象自拉自唱、自娱自乐,那样就会变成新经济的泡沫。”

从最近几次重大项目集中开工的情况分析,高新技术产业投资都居于比较重要的位置。比如这次集中开工,高新技术产业工程201个,总投资2987亿元,占比37%。

这些项目投产后制造的产品,附加值相对较高,技术含量比较高。显然,如果在产业升级、技术方面加强投资“补短板”,这样的投资不仅不会造成产能过剩,而且在国内形成有效的生产能力以后,还可以增加出口。

扩投资会加重政府债务吗?

根据浙江省政府办公厅今年4月印发的《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浙江省“4+1”重大项目建设计划(2018—2022年)的通知》,5年内,我省将谋划推进301个标志性、引领性的重大项目,5年计划完成投资2.95万亿元。

在交通网络方面,浙江的目标是:基本建成省域1小时交通圈、市域1小时交通圈。全省新增轨道运营里程2000公里,建成高速公路1000公里,建成内河航道300 公里……新增民用机场旅客吞吐能力5400 万人次。

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三期项目新建航站楼及陆侧交通中心工程

可以想见,一个便捷的交通网背后是多么巨量的投资!

其实,梳理历次集中开工项目,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体量都相当大。联系到当下不少交通基础设施或多或少存在依赖政府财政投资的问题,巨额资金投入,“钱从哪里来”的问题自然引人关注。

当前,民间投资活力有待提高。一个突出表现是,许多符合有效投资要求的项目并不能成为兴奋点。比如,停车位的稀缺已成为我们城市的通病。有学者统计,中国城镇对停车位的缺口,可形成5万亿元投资。这是适应人群需要、缓和社会矛盾的建设事项,应该是属于“有效投资”。可事实上,资本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兴趣。

贾康的解释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所谓常规投资的边际收益递减已经在普遍、大量发生,一般性的利润导向并不能够充分解决中国追求常规发展中的如愿升级问题。于是,投资领域需要创新发展。

在此背景下,需要寻找一种更好的机制,使得政府必须在一些特定的领域、特定的事项上(比如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扶持弱势群体、支持某些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等),发挥主导性的作用,或者“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在贾康眼中,PPP就是这种“更好的机制”。

衢州市文化艺术中心和便民服务中心工程

最近一次公开演讲中,贾康这样介绍PPP——在公共工程、基础设施投资方面,在探索中不得不在肯定政府与市场主体划清边界、“井水不犯河水”的思维后面,又“螺旋式上升”到政府在一些重要的投资项目里跟市场主体走到一起,以合作伙伴的身份做一起做。

贾康认为,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必须要有法治化和透明度,如此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少数政府方面最有实力的决策人,按照过去的老套路推进投资。

浙江在PPP项目运作上一直走在前列。从2014年开始大力推进PPP工作,不断完善制度体系,加快项目落地。截至2017年6月,全省纳入财政部PPP项目库324个,总投资5211亿元,已落地95个,落地率位居全国前列。

涌金君注意到,浙江这次集中开工的项目中,总投资接近3000亿元的201个高新技术产业工程中,社会资本参与PPP项目推介工程18个,总投资达208亿元。

中国企联 | 中国工经联 | 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 浙江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
浙江省总工会 区域经济网| 省级协会工作网 | 企业邮箱
浙江省企业联合会、浙江省企业家协会、浙江省工业经济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杭州市凤起路290号三华园3号楼6楼 邮编:310003 TEL:0571-85805170 85805171
ICP 证号:浙ICP备06004070号 技术支持:灵启网络
网站访问量:21249801